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水环境中的应力腐蚀和均匀腐蚀行为

2020-08-27 23:15:12

 浙江至德钢业有限公司采用慢应变速率拉伸试验研究了奥氏体不锈钢316Ti不锈钢管在550℃/25MPa、600℃/25MPa 和650℃/25MPa超临界水中的应力腐蚀开裂敏感性,及其在超临界650℃/25MPa、次临界290℃/15.2MPa水环境中的均匀腐蚀性能;同时研究了其在空气中不同温度条件下的机械强度。结果表明,随着温度的升高,316Ti不锈钢管的机械强度和延伸率逐渐下降;试验后断面SEM表明,316Ti不锈钢管在550℃和600℃时具有应力腐蚀开裂的倾向,在650℃时没有应力腐蚀开裂倾向,但在三种温度下试样标距段均未发现裂纹。参照其在空气中不同温度下的机械强度数据,可知其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基本上随温度的升高而降低。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水环境中的腐蚀试验表明,其腐蚀呈现出增重特征,并且满足幂函数生长规律;而其在次临界条件下的腐蚀却呈现出减重的特征。


 超临界水冷堆是最有前景的第四代概念堆型之一,其堆内运行条件处于水的临界点(374℃,22.1MPa)之上,与轻水堆相比其具有诸多优点,如其冷却剂为单相高焓态,超临界水冷堆在结构上还省去了蒸汽发生器、汽水分离器和干燥器等结构,由于冷却剂的质量减少使得整个反应堆的体积减小,同时其还有更高的效率,这样不仅使得系统得到简化,还提高了工作效率。相对于目前的压水堆和沸水堆,超临界水冷堆的关键问题是其提高堆内工作温度和压力,目前超临界水冷堆的设计运行温度为620℃、运行压力为25MPa。


 水在临界点之上的性能与临界之下有很大的差异,其密度随着温度和压力的变化而变化,这样就可以根据需要改变超临界水冷堆的电导率、介电常数和热容,当这些参数发生改变时,将会使超临界水的腐蚀特性发生较大的变化。人们对应用于超临界火电站和压水堆燃料组件等高温环境下的材料进行了初步筛选与评估,提出了一系列超临界水候选材料,其中包括铁素体-马氏体钢、奥氏体不锈钢、镍基合金及氧化物弥散强化钢。其中奥氏体不锈钢,是指在常温下具有奥氏体组织的不锈钢。钢中含铬约18%、镍约8%~10%、碳约0.1%时,具有稳定的奥氏体组织。奥氏体不锈钢因其具有优良的抗腐蚀性能、加工性能、可焊性和高温力学性能,所以在核电站结构件的制造中被大量应用。本工作研究了316Ti不锈钢在温度为550、600和650℃,压力为25MPa的超临界水环境下的应力腐蚀开裂倾向,及其在不同条件下(650℃/25MPa,290℃/15.2MPa)的均匀腐蚀性能。


 一、试验


 1. 试验材料及试样制备


  所用316Ti不锈钢管拉伸试验所用试样尺寸见图,标距段的尺寸为15mm×4mm×2mm。试样在磨抛机上依次用180号、400号、800号和1000号SiC水砂纸打磨,随后在丙酮中超声波清洗去污,再用超纯水冲洗,最后用游标卡尺测量拉伸段尺寸。均匀腐蚀试样尺寸见图,试样一端中心带孔,直径为3mm,在磨抛机上依次用180号、400号、800号和1200号的碳化硅水砂纸进行打磨,接着采用氧化铝抛光粉进行抛光。将抛光后的试样放在丙酮中进行超声波清洗,接着用超纯水清洗,把清洗过后的试样放在烘干箱中烘烤24小时,然后取出试样测量其尺寸和质量,精确到0.1mg。


 2. 试验装置与试验条件


   a. 慢应变速率拉伸试验


  该试验主要是研究在超临界条件下,温度对材料力学性能及应力腐蚀开裂倾向的影响。试验条件如表所示,试验装置由超临界高压釜、慢应变速率慢伸机和水化学处理回路三个部分组成。本次试验的拉伸速率恒定在0.001mm/min,拉伸试样应变速率为9.26×10-7/s,位移的测量采用光栅尺,材料失效判据为最大应力的70%。试验结束后对数据进行处理得到相应的应力-应变曲线,根据应力-应变曲线得出材料的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随后采用扫描电镜(SEM)对试样断口形貌进行观察分析,所用设备为上海交通大学分析测试中心提供。


  b. 全面腐蚀试验


  该试验主要研究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和次临界条件下的腐蚀性能,并且对其试验结果进行分析对比。试验装置由超临界高压釜,控制柜和水化学处理回路三个部分组成,试验条件如表所示。


 二、结果与讨论


  1. 应力-应变曲线

 

  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水环境中慢应变速率拉伸实验所得应力-应变曲线如图所示,其机械强度和延伸率如表所示。结合图和表可知,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水环境中整体来说具有较好的塑性,且随着温度的升高,其塑性逐渐增大,即650℃>600℃>550℃,并且当温度升高到650℃时,其延伸率达到42%。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水中其弹性模量随着温度的升高而下降,因此可知温度对其刚度有较大的影响,因此在高温环境中使用该材料时一定要考虑温度对其弹性模量的影响。由于拉伸曲线上没有明显的屈服阶段,所以采取0.2%残余塑性变形所对应的应力作为屈服强度。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水中呈现出了优良的机械强度,其在550℃,600℃和650℃的屈服强度分别为290,260和210 MPa, 抗拉强度分别为420,370和250MPa,完全满足超临界水冷堆堆内材料的强度要求。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水环境中,随着温度的升高其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当温度低于600℃时其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变化较小,但当温度升高到650℃时,316Ti不锈钢管的机械强度发生大幅下降,尤其是抗拉强度。但即便如此,316Ti不锈钢管在650℃时的机械强度任然能满足其在超临界水冷堆中的使用要求。


  图是316Ti不锈钢管在空气中的机械强度随温度变化的关系曲线,由图可见,其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随着温度的升高逐渐递减,其抗拉强度在在整个温区内变化明显,当温度超过650℃时其抗拉强度急剧下降。而其屈服强度随温度的变化率在整个温度区间较小,当温度升高到870℃时,其屈服强度任然有140MPa 。对比316Ti不锈钢在超临水中的抗拉强度,可知相对于空气中其屈服强度均有所下降,尤其是在650℃时,两者相差接近150MPa,因此在超临水中使用该类材料时一定要注意这种问题。


  2. 断口形貌分析


  采用扫描电镜所得到的试样断口形貌见图。进行观察并且分析,分析的标准是:若试样的断口表面均为韧窝微孔,则认为是韧性的机械断裂;若试样的断口表面均为穿晶型或沿晶型的断裂形貌,则认为是脆性断裂;若试样的断口中心部分是韧窝微孔,而边缘部分呈现穿晶型或沿晶型的断裂形貌,则认为具有应力腐蚀敏感性。


  316Ti不锈钢管在550℃时的宏观断口形貌如图所示,整个断口表面分区较明显,中心区域较粗糙,并且布满了韧窝微孔。同时在中心区域还能观察到一些较大的韧窝,呈现出了较明显的韧性特征,表明这个区域断裂的过程中伴随着塑性变形。在其断口两侧区域出现脆性解理面,具有明显脆性特征。由于断口既具有韧性断裂形貌又具有脆性断裂迹象,因此,316Ti不锈钢管在550℃的超临界水的条件下具有应力腐蚀开裂倾向。但是在其标距段表面并为发现应力腐蚀裂纹。316Ti不锈钢管在600℃时的宏观断口形貌如图所示,几乎整个表面区域均散布着韧窝微孔,其中心区域的韧窝更加的明显,具有塑性断裂特征。但是在断口的边缘区域又能看到少量的河流花样,具有明显的脆性断裂迹象。综上可知316Ti不锈钢管在600℃时的断裂属于韧性+脆性断裂,因此其在600℃的超临界条件下具有应力腐蚀开裂的倾向。此时其标距段表面已然未发现应力腐蚀裂纹。


  316Ti不锈钢管在650℃时的宏观断口形貌见图,其断口表面分区不明显,整个表面均匀的分布着大量的韧窝微孔,但是韧窝形状较不规则。同时发现在断口表面覆盖着一层氧化膜,说明在拉伸过程中由于釜内650℃的高温环境,使得断口表面与釜内的氧原子发生了氧化反应。断口整体呈现出塑性断裂形貌,并未发现脆性断裂迹象,因此316Ti不锈钢在650℃时不具有应力腐蚀开裂倾向。


  3. 腐蚀增重曲线


  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650℃/25MPa的超临界水环境中的腐蚀增重曲线如图所示。合金在超临界水环境或高温蒸气环境中的氧化腐蚀过程是以离子扩散为主导的氧化过程,一般遵循特定的热力学规律与离子迁移规律,对于奥氏体不锈钢,其在超临水堆中形成的氧化膜具有双层或者三层结构,与在空气、真空和次临界水中形成的氧化膜的结构类似。外层氧化膜主要是由疏松的磁铁矿构成,而内层氧化膜富铬,其主要有铁铬尖晶石或者铁铬赤铁矿组成。在超临界650℃/25MPa水中的腐蚀增重符合幂函数增长规律。其入釜前600小时可见其腐蚀增重速度很快,600小时后其增重速率开始趋于缓和,在2400小时后其重量变化基本达到平衡,这可能是由于在2400小时后其表面形成了一层致密完整的氧化膜,这层氧化膜具有很好的保护性,能够阻止基体材料进一步氧化。


  浙江至德钢业有限公司对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水堆中的腐蚀增重曲线进行拟合,在次临界290℃/15.2MPa水中腐蚀质量变化呈现出减重规律,如图所示。在前400小时内腐蚀减重速度很快,但在400小时到1600小时之间其质量开始上升,而在1600小时后又发生减重,但减重速率较慢。出现这种质量变化现象,可以由其腐蚀机理得到解释。在次临界的条件下,腐蚀前期铁、铬、镍等原子向外扩散发生氧化沉积,因此在试样表面形成氧化膜,但因为铬扩散的速度比铁要慢的多,因此在产生的氧化膜中铬的含量很低,这种氧化膜结构比较疏松,往往很不稳定,其随着周围环境中水的流动而溶解于水中,这样就造成了前期腐蚀减重的现象。但随着腐蚀过程的进行,从基体内向外扩散的铬逐渐积累,这样形成的氧化物中铬的含量就比较高,这种氧化膜的稳定性较前面形成的氧化膜更好,不易溶于水中,因此出现腐蚀增重的现象。继续腐蚀一段时间后,由于铁、铬扩散速度上的差异,使得新形成的氧化物中富铁贫铬,这种不稳定的沉积物溶于水后使试样呈现出腐蚀减重的特征。


三、结论


 1. 316Ti不锈钢管在550℃/25MPa和600℃/25MPa超临界水中具有应力腐蚀开裂的倾向,但在650℃/25MPa的超临界水中没有应力腐蚀开裂倾向。


 2. 316Ti不锈钢管的机械强度和延伸率随着温度的升高而降低。


 3. 316Ti不锈钢管在空气中的屈服强度和抗拉强度均随着温度升高而降低,屈服强度随温度的升高变化较缓慢,抗拉强度在500℃以前变化较缓慢,500℃以后随着温度的升高抗拉强度急速下降,因此500℃以前是其最佳的工作温度范围。


 4. 316Ti不锈钢管在超临界650℃/25MPa水环境中的腐蚀呈现出幂函数生长规律,在次临界290℃/15.2MPa水环境中的腐蚀呈现出减重的现象。


至德微信.jpg

联系

Contact

浙江至德钢业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工业园永宁路320号

电子信箱:myzhide@126.com

电话:0577-28850550

传真:0577-28909778

联系人: 13967076667 刘经理(微信同号)

采用大厂坯料